苟啊苟

一个垃圾

【荒连】麻烦鬼

*双向暗恋的清水
*现pa
*错字见谅
*一句话酒茨

   

     高一的学年快结束了,班级进行农家乐。

      车上,一目连塞着耳机闭着眼睛假寝,而歪头靠在他肩上的荒却真的睡着了。
      强烈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荒脸上,熟睡的荒微微皱了下眉。
      “真是个麻烦鬼。”
      一目连喃喃道,然后伸手挡住了照到他眼上的强光。
      几十分钟后,荒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把对方当成了枕头,歉意的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目连只是帮他理了理头发,“醒了?要不吃点东西。”

      一目连在册子上写着一些小短句,在无聊时经常会这么做不过大多记平常的琐事。
      学霸又开始文艺了。
      喝了一口饮料凑近一目连,试图窥视他写了什么秘密。
      一目连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继续写着,却再也写不出字。
      一目连看了看,笔没水了,随后继续写着一些没有痕迹的字。

      “行李,阳光,溪边,学习,猫咪…”荒边看边念岀来,一时很好奇那些没有颜色的字。
      当然他没有问出口。
      “看不懂,感觉好像是夏天。”
      一目连把笔盖上收回包,眼里带笑对上荒的眼睛:“是啊,这是我的整个夏天。”

      荒正埋头在题海,看着眼前一片空白的练习册无从下手。
      不管初中还是高中,数学一直都是他的弱项。
      写了无数个“解”之后,荒放下笔,决定去找一目连求助。

      一目连带来的猫懒懒地躺在院子里,眯着眼享受树下的阴凉。
      荒一进到后院,就看见一目连蹲在树下,手掌心有猫粮,另一手摸着猫毛很是耐心地喂着它吃东西。
      猫却很不领情地用尾巴扫一下他的手继续睡觉。
      “傲娇。”荒想到。

      “一目连。”荒感觉自己几乎是蹦到他身边的。
      明明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很成熟,遇见一目连就孩子气了许多。
      一目连回过头,荒已经跟他蹲在了树下。
      “你喜欢猫吗?”
      “喜欢,有个人跟它很像。”一目连依旧摸着猫的头。
      绿色的眸子里仿佛闪着光芒,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荒第一感觉就是一目连谈恋爱了,心里不由为他高兴,却不知从哪有股辛酸蔓延开来。
  

      他有点失落地转移话题“你老喂它猫粮它还吃鱼吗?”
      一目连听到后笑出声“那你喜欢吃鱼吗?”
      荒觉得他的回答好像与问题无关,但还是摇摇头。
      “那它不吃鱼。”

      喂完猫'后荒才想起来自己是来问问题的,便拿出练习册向一目连请教起来。
      荒看着一目连专心给他讲题的侧脸,不由得想起他真的很全能。
      学习好,性格好,有主张会讲题,人脉广长的又帅,听说还会打架。
      真是应了酒吞那句话,
      “如果我是女的我就爱上他。”

      正当荒想得出神,头就被敲了一下。
      一目连抬头说道:“不要开小差,那么多空白呢,真是个麻烦鬼。”
      荒看着他笔指到的地方,却什么也听不进去。
      脑海中一直徘徊的只有刚才那一声“麻烦鬼”。

     
      作业是在荒半知半解中完成的,虽然在练习册上满满都是字,但一眼就能看出还有第二个人的字迹。
      荒耸了耸肩,就算自己写的自己还看不懂呢。
      荒把练习册收好,问道:“要不我们岀去玩一会吧。”
      “好啊。”

      期间,天气风云大变,由一开始的晴空变成大雨。
      荒望了望天,这才刚岀来多久,倒霉透了。
      一个雷声响起,雨下得更欢了。
      同为室友的大天狗开门就看见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

      当晚一目连就发了高烧,同样淋了一身湿的荒倒是健健康康的。
      一目连就收到了荒和几个室友的优厚待遇。
      没过多久酒吞就把茨木拖走了,其他人见况很快也罢工去玩了,只剩荒一个人照顾。
      一目连自然烧得稀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朦胧间听见一句“你也是个麻烦鬼。”
      

      第二天又恢复了夏天的阳光灿烂。
      托一目连的福,众人还有幸尝到了荒的厨艺。
      真是女子力满满。

      荒洗了碗岀来,一目连在喂着猫玩。
      懒惰地躺在沙发上,刚吃完晚饭就磕起了瓜子,时不时塞一颗进猫嘴里。
      荒站在沙发后拍了拍他“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
      “好啊。”一目连立马站了起来。
      这家伙以烧没退完为由,让他在宿舍窝了快一天。
      明明只是低烧,哪有那么严重。

      出门后才发现,小地方没什么好逛的,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田野。
      现在是黄昏,夕阳快下山了,田野这里倒是没什么人,大概都回家吃饭了。
      荒停下脚步,回过头见一目连在把玩着狗尾巴草。
      看荒停下脚步他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夕阳。
      像发现了什么一般伸出手指着稻田:“荒,这样看起来好像稻熟了,好漂亮。”
      荒不用顺着手指也能看见一大片稻田。“是啊,很漂亮。”
      目光从稻田移到身边那个人脸上,他的脸也被红色的夕阳覆盖。

      [行李,阳光,溪边,学习,猫咪,麻烦鬼,是我的整个夏天。]
      [你也是个麻烦鬼。]

      End.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