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啊苟

学生党,更新随缘,文风不定,文笔不佳

【荒连】九月(二)

*一个校园pa
*错别字见谅
*一句话阎判
*ooc会有
*文笔不佳
*感谢食用

    历史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课。
    额头泛着油光,嘴边唾沫横飞。

    荒实在没了听课的心情。
    转过头,看见阳光透过树隙零零落落洒下来,有一瞬间的失神。
    又看见他了。
    一目连学长。
 

    那人抱着厚厚的一摞书,一身白衣黑裤,安安静静的走在走廊。
    想要收回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那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笑。
    眉眼弯弯。
    好像在对自己说,要好好听课。

    刹那间,心跳声被放大了无数倍。
    盖过了老师讲课的声音,窗外的风声,知了的叫声。
    还有爱情到来的声音。

    像是往常一样,想要走进图书馆。
    却又想起一目连,和昨天的情景。
    在门口犹豫了好久。

    却不想那人在身后拍了自己一下。
    “荒同学,不进去吗?”

    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就答应了一起吃晚饭。
    当他俩走到面馆时,荒才有点反应过来。
    这家客人很多,给的分量也足。
    荒下意识点了两碗辣的。

   没过一会,荒重新点了一碗。
   他不知道一目连根本不能吃辣。
   那人嘴上没说什么,其实眼泪都快给辣出来了。

   又搞砸了。
   荒想道。

   餐馆很小,没有空调,只有一架老式风扇在“呼哧呼哧”地转。
   “周末要回家吗?”
    人声鼎沸间还是听见一目连清凉的声音。
    荒愣了一下,看见一目连吃面的动作不敢确定是不一是在跟自己说话。

   
    一目连停下动作,绿色的眸子盯着他,又问了一遍,“周末回家吗?”
    “啊,不回家。”
    “那好啊。”一目连放下筷子,笑意满满地说“周末要不要陪我去看美术展?”
    荒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声响亮的“一目连”
    回头看是个女孩子。

    抱着一堆书,熟稔的走到一目连面前说:“晚上我去找你啊,说好的周五放学陪我去给冰山挑礼物,别忘了啊。”
    没等一目连回答,就被同伴半揶揄半羡慕地拖走。

    荒低下头,看着剩下的大半碗面,忽然觉得吃不下。
    是…女朋友?

   
    原来是有女朋友的啊。
    荒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想要抚平什么一样。
    一抬头才看见那人弯了的眉眼。
    “那是我朋友,阎魔,高一那会就认识了。”

    “哦。”
    表情一变再变,大脑才慢慢接受这讯息。
    这才又开心起来。

    一切表情都被一目连尽收眼底。

    “那你要不要和我去?”
    “什么?”
    “美术展。”
    “恩,要去的。”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