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啊苟

学生党,最近不更文啦

【立志黑遍所有式神】寮内你所不知道的20个秘密(2)

*一些脑洞,毫无逻辑且会有OOC
*CP向酒茨博天微荒连

1.般若曾蹲在茨木房间门口想吓他,结果被突然岀来的酒吞吓了一跳。

2.书翁路痴众所周知,但他经常连房间都会走错,然后就看到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场面。

3.荒带着晴明和一目连的龙在外面风骚了一天。

4.比起怪谈,崽子们更爱听青行灯讲睡前故事。


5.源博雅觉得大天狗生气的样子有点可爱,所有有时会故意惹大天狗生气。


6.但是求原谅的道路挺艰难。


7.姑姑有时半夜会被崽子们叫起来煮东西吃。


8.荒会抱着一目连转圈(…)


9.晴明很喜欢跟源博雅打牌,因为源博雅总是输。


10.源博雅累了会靠着大天狗休息,大天狗虽然口头嫌弃但不会推开。


11.酒吞好像从不喝醉,但也有翻车的时候。


12.在一个乌漆麻黑的晚上,酒吞的房间算来了歌声,好像是《爱情买卖》的调子。


13.事后据不明人士透露:挚友连唱歌都是无与伦比的好听!连妖琴师都忍不住为他伴奏!(妖琴师:请停止你的表演。)


14.寮里每次吹笛比赛都是这种情况:三个认真的,其余划水的,和无法参加比赛的茨裁判。


15.开场特效由达摩提供。


16.我们公平公正的裁判选出来的冠军是谁你们心里就没有点ABCD数么?



17.山兔一直都很好奇大天狗就是是鸟还是狗,或者是鸟人。


18.你以为地府一群人站一起就是“人人人人人人人”?其实是“从从从人”。

19.晴明在岀了三个三尾狐后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20.两面佛一直都是匆匆来到这个寮,然后匆匆离开,他永远不会和众人有太多交集。



国庆快乐!





【荒连】幼稚鬼

*男团背景
*文笔不佳
*非常短小
*错字见谅
*ooc会有
*感谢食用


      荒最近有件烦心事。
      组合刚出道就爆红确实是件好事。
      可他与一目连的关系,几乎没人知道。
      所以一目连微博评论的表白,让他非常不爽。
      [连连你是天使啊!!!]
      [年纪轻轻喜欢什么一目连,看又被帅死了吧!]
      [我命里缺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就是“我喜欢你”的意思,还能玩出那么多花样。  
      那些女孩子每天没事做么?怎么能24小时都守着一目连微博仅几个字的微博留言评论,表达爱意。
      比他本人还勤快。
      不爽,非常不爽。
     



       一次,八百比丘尼在给荒做造型。
      荒翻着一目连微博底下的评论。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一目连。”
      八百比丘尼忙着给荒抹发胶,没太琢磨他的语气,“你的人气比他高吧,怎么?怕粉丝都被一目连吸引走了?”
      荒不说话。
      对,怕粉丝都喜欢他。
      是我的,都不许喜欢他。



      有粉丝拍到荒和一目连的照片。
      只是他们一起在奶茶店喝奶茶的照片。
      但是这张照片底下的评论却炸开了锅。
      荒就这样开心着。
      可最近不怎么喜欢了。
      每次看见里面各种花样百变的表白,他都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



      明明更多的是开他和一目连的玩笑。
      明明一目连和以前一样没在意过那些表白。
      但是不够。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有被发现的可能,才够刺激。
      像贪得无厌的人得到了宝石,不想被抢走,但又想炫耀。
      他是我的,可以给你们看但不许觊觎。
      因为他是我的。



      一目连根本没意识到荒心里在想什么。
      在评论里该互动的互动,微博,微信都保持着一样的频率。
      可是搞不懂他生气黑脸的次数越来越多,尝尝手机看着看着就甩一边了。
      还以为他看见了黑粉,问他什么也不说。
      只好耐着性子哄。
      幼稚鬼。



      打歌结束,一群人照常回到宿舍。
      荒这次走得特别慢,一目连只好跟着放慢脚步。
      走到楼梯口,荒突然笑了。
      一目连被笑得莫名其妙,看他一眼,才觉得荒领口露出来的面积貌似大了。
      顺手扯了下衣服,也不知道鞠躬时有没有被看见胸口。
      “下次叫八百姐给领口小一点的衣服,天气凉了,小心感冒。”
      “偏不。”荒低头看他。
      “你说什么?”一目连眯着眼睛,拉长了语调问。
       荒继续看着一目连,不说话。
      “怎么不重复了?幼稚鬼。”一目连不放过他,向前一步盯着他问。
      “我说,好。”荒突然伸手,扣住一目连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一目连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撞的重心不稳。
      站稳之后下意识搂住了荒的脖子,偏头加深了这个吻。



      “楼梯口你也敢啊。”
      “怎么会不敢。”
      “幼稚鬼。”
     


      End.

      最近三次都很忙,更新随缘啦
      再次感谢食用



    

【荒连】麻烦鬼

*双向暗恋的清水
*现pa
*错字见谅
*一句话酒茨

   

     高一的学年快结束了,班级进行农家乐。

      车上,一目连塞着耳机闭着眼睛假寝,而歪头靠在他肩上的荒却真的睡着了。
      强烈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荒脸上,熟睡的荒微微皱了下眉。
      “真是个麻烦鬼。”
      一目连喃喃道,然后伸手挡住了照到他眼上的强光。
      几十分钟后,荒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把对方当成了枕头,歉意的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目连只是帮他理了理头发,“醒了?要不吃点东西。”

      一目连在册子上写着一些小短句,在无聊时经常会这么做不过大多记平常的琐事。
      学霸又开始文艺了。
      喝了一口饮料凑近一目连,试图窥视他写了什么秘密。
      一目连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继续写着,却再也写不出字。
      一目连看了看,笔没水了,随后继续写着一些没有痕迹的字。

      “行李,阳光,溪边,学习,猫咪…”荒边看边念岀来,一时很好奇那些没有颜色的字。
      当然他没有问出口。
      “看不懂,感觉好像是夏天。”
      一目连把笔盖上收回包,眼里带笑对上荒的眼睛:“是啊,这是我的整个夏天。”

      荒正埋头在题海,看着眼前一片空白的练习册无从下手。
      不管初中还是高中,数学一直都是他的弱项。
      写了无数个“解”之后,荒放下笔,决定去找一目连求助。

      一目连带来的猫懒懒地躺在院子里,眯着眼享受树下的阴凉。
      荒一进到后院,就看见一目连蹲在树下,手掌心有猫粮,另一手摸着猫毛很是耐心地喂着它吃东西。
      猫却很不领情地用尾巴扫一下他的手继续睡觉。
      “傲娇。”荒想到。

      “一目连。”荒感觉自己几乎是蹦到他身边的。
      明明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很成熟,遇见一目连就孩子气了许多。
      一目连回过头,荒已经跟他蹲在了树下。
      “你喜欢猫吗?”
      “喜欢,有个人跟它很像。”一目连依旧摸着猫的头。
      绿色的眸子里仿佛闪着光芒,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荒第一感觉就是一目连谈恋爱了,心里不由为他高兴,却不知从哪有股辛酸蔓延开来。
  

      他有点失落地转移话题“你老喂它猫粮它还吃鱼吗?”
      一目连听到后笑出声“那你喜欢吃鱼吗?”
      荒觉得他的回答好像与问题无关,但还是摇摇头。
      “那它不吃鱼。”

      喂完猫'后荒才想起来自己是来问问题的,便拿出练习册向一目连请教起来。
      荒看着一目连专心给他讲题的侧脸,不由得想起他真的很全能。
      学习好,性格好,有主张会讲题,人脉广长的又帅,听说还会打架。
      真是应了酒吞那句话,
      “如果我是女的我就爱上他。”

      正当荒想得出神,头就被敲了一下。
      一目连抬头说道:“不要开小差,那么多空白呢,真是个麻烦鬼。”
      荒看着他笔指到的地方,却什么也听不进去。
      脑海中一直徘徊的只有刚才那一声“麻烦鬼”。

     
      作业是在荒半知半解中完成的,虽然在练习册上满满都是字,但一眼就能看出还有第二个人的字迹。
      荒耸了耸肩,就算自己写的自己还看不懂呢。
      荒把练习册收好,问道:“要不我们岀去玩一会吧。”
      “好啊。”

      期间,天气风云大变,由一开始的晴空变成大雨。
      荒望了望天,这才刚岀来多久,倒霉透了。
      一个雷声响起,雨下得更欢了。
      同为室友的大天狗开门就看见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

      当晚一目连就发了高烧,同样淋了一身湿的荒倒是健健康康的。
      一目连就收到了荒和几个室友的优厚待遇。
      没过多久酒吞就把茨木拖走了,其他人见况很快也罢工去玩了,只剩荒一个人照顾。
      一目连自然烧得稀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朦胧间听见一句“你也是个麻烦鬼。”
      

      第二天又恢复了夏天的阳光灿烂。
      托一目连的福,众人还有幸尝到了荒的厨艺。
      真是女子力满满。

      荒洗了碗岀来,一目连在喂着猫玩。
      懒惰地躺在沙发上,刚吃完晚饭就磕起了瓜子,时不时塞一颗进猫嘴里。
      荒站在沙发后拍了拍他“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
      “好啊。”一目连立马站了起来。
      这家伙以烧没退完为由,让他在宿舍窝了快一天。
      明明只是低烧,哪有那么严重。

      出门后才发现,小地方没什么好逛的,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田野。
      现在是黄昏,夕阳快下山了,田野这里倒是没什么人,大概都回家吃饭了。
      荒停下脚步,回过头见一目连在把玩着狗尾巴草。
      看荒停下脚步他也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夕阳。
      像发现了什么一般伸出手指着稻田:“荒,这样看起来好像稻熟了,好漂亮。”
      荒不用顺着手指也能看见一大片稻田。“是啊,很漂亮。”
      目光从稻田移到身边那个人脸上,他的脸也被红色的夕阳覆盖。

      [行李,阳光,溪边,学习,猫咪,麻烦鬼,是我的整个夏天。]
      [你也是个麻烦鬼。]

      End.

     
     

【荒连】九月(三)

*校园pa
*错字见谅
*感谢食用
*完结

    一目连每个周末都约他去不同的地方。
    也就渐渐熟络起来。

    不吃辣,不吃酸。
    喜欢安静。
    喜欢小猫。
    喜欢绿茶。
    爱去书店。
    还很爱笑。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或许就是这样把。
    不知不觉的把那人的小细节都记了下来。
    荒就这样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整日与一目连打闹。

   
    在校园遇见一群人,里面有一目连。
    他们一边走一边聊些什么。

    一目连远远就看见了自己,和同伴说了句话,就朝自己走来。
    “嘿,荒,去图书馆么,一起吧。”
    “嗯,好啊。”

    中间忽然就下起了雨,图书馆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荒看着满世界的雨水,偷偷看了看一目连。

    “下雨了,学长。”
    “嗯,我知道,我看了天气预报。”
    “那你带了伞了么?”
    “没有。”
    一目连说完眨了眨眼。
    “是故意不带的。”

    荒想了想,没能明白什么意思。
    “叫你来图书馆和我一起,是故意的。”
    “那次叫醒你,是故意的。”
    “和你去吃面,是故意的。”
    “每周约你岀去,通通都是故意的。”

    荒看着一目连,说不出话来。
    一目连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荒,你喜欢我,我看得出来。”
    “不过好巧啊,我也喜欢你。”

    拥抱的时候太过激动,勒得一目连有点痛。
   

     你也喜欢我,真是太好了。

                  
     End.

    没写的后续就是啪啪啪啦。
    非常短小,非常清水,很抱歉。
    明明可以一发完,偏偏分三章。
    以后的坑都会是小短文啦。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比心。
   
   

【立志黑遍所有式神】寮内你所不知道的20个秘密(1)

*含cp向,见tag食用
*只是一些脑洞
*认真你就输了
*ooc会有
*错字见谅
*感谢食用

1.荒有次说酒吞没他高,被茨木鄙视到现在。

2.孟婆跟山兔赛跑,输的人对酒吞做鬼脸。

3.晴明说荒很孩子气,总是无意识地向一目连撒娇。

4.源博雅跟大天狗偶尔会相视而…只有源博雅笑,但每一个偶尔其实都是必然的。

5.吸血姬睡觉的地方是庭园里的那棵树。

6.寮里总会有人(妖)模仿茨木的声音大喊“挚友!”

7.晴明赌御魂时会咬手指。

8.然后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去找桃花妖…

9.源博雅跟大天狗闹别扭时,道歉的一定是源博雅。

10.大天狗心情不好时,源博雅会做夸张的表情逗他开心。

11.青行灯很受不了茨木吹酒吞,每次都笑场。

12.打扫卫生的除了扫地工还有帚神。

13.所以帚神就被晴明升了六星。

14.座敷会去借桃花妖的木屐穿。

15.寮里总会举行一些匪夷所思的比赛。

16.第一名没有奖励,最后一名对两面佛抛媚眼。

17.然后才会想起来佛佛去了神龛,改成最后一名对海坊主抛媚眼。

18.这群gay里gay气那男式神有时也会聚在一起讨论女式神们的胸。

19.然后一致认为酒吞的奶才是无敌的。

20.青行灯跟一目连关系很好,因为视觉系妆容。

【荒连】九月(二)

*一个校园pa
*错别字见谅
*一句话阎判
*ooc会有
*文笔不佳
*感谢食用

    历史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课。
    额头泛着油光,嘴边唾沫横飞。

    荒实在没了听课的心情。
    转过头,看见阳光透过树隙零零落落洒下来,有一瞬间的失神。
    又看见他了。
    一目连学长。
 

    那人抱着厚厚的一摞书,一身白衣黑裤,安安静静的走在走廊。
    想要收回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那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笑。
    眉眼弯弯。
    好像在对自己说,要好好听课。

    刹那间,心跳声被放大了无数倍。
    盖过了老师讲课的声音,窗外的风声,知了的叫声。
    还有爱情到来的声音。

    像是往常一样,想要走进图书馆。
    却又想起一目连,和昨天的情景。
    在门口犹豫了好久。

    却不想那人在身后拍了自己一下。
    “荒同学,不进去吗?”

    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就答应了一起吃晚饭。
    当他俩走到面馆时,荒才有点反应过来。
    这家客人很多,给的分量也足。
    荒下意识点了两碗辣的。

   没过一会,荒重新点了一碗。
   他不知道一目连根本不能吃辣。
   那人嘴上没说什么,其实眼泪都快给辣出来了。

   又搞砸了。
   荒想道。

   餐馆很小,没有空调,只有一架老式风扇在“呼哧呼哧”地转。
   “周末要回家吗?”
    人声鼎沸间还是听见一目连清凉的声音。
    荒愣了一下,看见一目连吃面的动作不敢确定是不一是在跟自己说话。

   
    一目连停下动作,绿色的眸子盯着他,又问了一遍,“周末回家吗?”
    “啊,不回家。”
    “那好啊。”一目连放下筷子,笑意满满地说“周末要不要陪我去看美术展?”
    荒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声响亮的“一目连”
    回头看是个女孩子。

    抱着一堆书,熟稔的走到一目连面前说:“晚上我去找你啊,说好的周五放学陪我去给冰山挑礼物,别忘了啊。”
    没等一目连回答,就被同伴半揶揄半羡慕地拖走。

    荒低下头,看着剩下的大半碗面,忽然觉得吃不下。
    是…女朋友?

   
    原来是有女朋友的啊。
    荒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想要抚平什么一样。
    一抬头才看见那人弯了的眉眼。
    “那是我朋友,阎魔,高一那会就认识了。”

    “哦。”
    表情一变再变,大脑才慢慢接受这讯息。
    这才又开心起来。

    一切表情都被一目连尽收眼底。

    “那你要不要和我去?”
    “什么?”
    “美术展。”
    “恩,要去的。”

九月(一)

*快开学了写点校园pa
*错别字的话见谅
*标题随便取的
*文笔不佳
*ooc会有
*感谢阅读
   
    图书馆里安静极了。
   
    抬起头,向右边看去。
    隔着三排桌子,三个女孩子,五个男孩子。
    才能看见那个人。

    一目连。
    荒在纸上写着他的名字,愣了下,又慌忙擦掉。
    窗外的知了还在不知疲倦地叫着。
   
    书页一直没被翻动过。
    荒总是时不时看向那人的方向,再来回看看,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
    才偷偷地扬起嘴角。
  
    不知谁开了窗户,吹进来的风带着一丝闷热。
    也不知谁起了身,谁落了座。
    荒觉得困顿极了,眨几下眼就要睡去。
    仿佛灼热的阳光都变得懒洋洋。

    恍惚间好像有人轻轻推了自己的肩膀 。
    映入眼帘的是一目连的脸。
    几缕粉色的碎发几乎遮住了他的右眼。夕阳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带着些许不真实的感觉。
    只觉得脑袋发胀。荒甩了甩头,看着一目连。
    那人好像说了什么,没听清。

    见荒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一目连忍不住轻笑出声。
    荒这才反应过来。

    一目连学长。
    那是一目连学长。
    荒感觉耳朵被夕阳烧得有点红。
    窗外的知了还在叫,心也跟着砰砰作响。

   “同学,图书馆要关门了。实在太累的话,就回去休息一下吧。”
    连声音都是温柔的。

    这一年里,荒无数次幻想过的第一次对话,
    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发生了。
    脑海演练过的无数个开场白,在此时都显得突兀又尴尬。
    荒在慌乱之中站了起来。
 
     一目连愣了一下。
     原来他比自己高了快一个头。

    “一目连学长,我叫荒,在高一八班,很高兴认识你。”
   
    莫名其妙的行为加上自我介绍。
    把一目连彻底搞懵了。
    这位看起来高高帅帅不好接近的小帅哥,竟然有点…可爱。
   
    荒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不停的懊恼。
    像傻子一样文不对题的自我介绍。
    风轻轻的吹过,仿佛也在嘲笑他刚刚滑稽的行为。
 
    搞砸了。
    全被自己搞砸了。
    荒插着兜,烦躁的踢开脚边的一颗小石子。

    身后忽然又想起那个人声音。
    “荒。”
    回过身,看见一目连气有点喘,他是小跑过来的。
  
    不知怎的,荒的耳根又有点发红。
    真是烦透了。
    这种无意义的害羞。

   “你刚才,落下课本了。喏,给你。”
    那一瞬间,仿佛全世界都静了下来。

    想要靠近他一点,再靠近一点。
    不想要再丢脸。
    一目连。
    一目连。
    一目连。
    心里叫着他的名字,就好像有风抚过。
    温暖且自由。

    反反复复却不得章法。
    荒叹了口气,接过书本。
    “谢谢学长。”